广州市三灯会贸易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广州市三灯会贸易有限公司 租脸直播,明星的隔空取金术

租脸直播广州市三灯会贸易有限公司,明星的隔空取金术

正在热映的《无限超越班2》上,由演员转型为主播的朱梓骁上台做自我介绍时,自称为“鸡爪癫公”。

“因为我是真的吃,我可以从晚上吃到凌晨。”

但早在去年就有直播间的观众爆料,从晚上吃到凌晨的朱梓骁可能是个“假人”。有从事直播行业的人士透露,明星会事先录制好视频,然后以抠图嵌入的形式移植进助播的直播间内。

以朱梓骁为例,直播间内的“朱梓骁”一言不发,只负责埋头苦吃鸡爪。晚上吃,清晨吃,天完全放亮了,他还在吃。

助播刻意与他保持了一个不会有重叠的安全距离,在一旁介绍商品。当有观众起哄要他拍一拍身边的朱梓骁时,他会借口不太礼貌,淡定地继续介绍商品。

相似情况不止出现在朱梓骁直播间。辰亦儒和朱梓骁一样,坐在助播边上一吃就是一天;张兰站在助播后面玩了一晚上窗帘;老干妈创始人陶碧华则坐在几瓶老干妈身后,凝视着每一位来直播间不买辣酱的观众。

当观众还在疑惑,直播间里的明星为什么每天都能准时出现在线上时。租脸直播,已成为了主播的隔空取金术。

抠图直播广州市三灯会贸易有限公司,明星租脸征税

辰辰最初知道朱梓骁,是因为当时他出演的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。这是她的启蒙偶像剧。

后续当朱梓骁再度出现在屏幕上时,已从电视大屏幕转为手机小屏幕,从影视明星转型成为了专业的带货主播。

辰辰反而因此更多关注起了他,认为他能放下身段转型,并且格外努力。“关注后,算法会自动给你推他的直播间,我看到他早上在带货,晚上我休息了还在带货,感觉特别不容易。”为此,辰辰曾跳过主播介绍,直接在小黄车处下单支持过几回。

但偶尔沉下心细看时,辰辰很快发现了问题。直播间内的朱梓骁并不会与观众互动,面对观众提出的任何问题全由一旁的助播来回答。助播全程也不会与朱梓骁互动,从介绍商品到引导下单全由助播一力完成,只是在动作上一直规避着“朱梓骁区域”。

辰辰细心观察下发现,所谓“连续15小时吃鸡爪”,其实是用录制好的视频在不断循环播放。

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隔壁辰亦儒的直播间,同样的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吃无骨鸡。

直播间内的观众曾多次见证辰亦儒手肘穿越台前支架等灵异现象。在直播间最上方,挂着一小细细的小字“仅效果展示,非真人”。

如果以植入模式做区分,朱梓骁和辰亦儒属于此前“抠图演戏”的直播版,植入的位置尚且在助播旁边,从意图上能看出还是想通过助播单方面的努力,来实现两人合体直播的效果。

而到张兰与汪小菲这,两人的出镜则完全是以背景板的形式。

麻六记两次争议性直播,一次全程在主播后方展示汪小菲与朋友聚餐时的觥筹交错,一次的背景则换到了张兰房间,镜头下张兰在来回走动,不时打开窗帘。

不少“品牌官方直播间”也采取了这一措施,让不能亲临的老板假装出现在现场。其中,漏洞最大的是老干妈直播间,直接循环播放陶碧华早年接受采访视频进行带货。

从事直播行业的季客告诉眸娱,抠图直播,没有太多技术上的门槛,并非哪一家直播专属。从效果上,确实能帮助主播拓展直播时长获得更多的成交量,也能保持直播间热度。可一旦被发现后,会造成核心粉丝的流失。

目前行业对于这一现象极其缺乏规范,鱼龙混杂。早先曾出现过小直播间以AI换脸的形式进行直播,套用各类知名演员的脸进行带货,很快就被抖音取缔。

但季客也指出,即使有明星脸授权的直播间,是否就合规,他们其实也不清楚。明星在其中到底算是直播间的经营者的还是商品的背书者,其实身份都不明确,更像是对使用了他们脸的直播间进行征税。

明星授权直播间,授予的到底是什么权,对于双方都是个谜团。

而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,为什么会出现抠图直播这种模式?

带货主播的“偷懒”史

以发展的眼光看,直播带货的历史,也是一部带货主播的“偷懒”史。

直播行业“以人为本”的特点,导致整体商业体系极度依赖头部主播的赋能,大部分交易都集中在主播开播的时间段,导致早期主播几乎都处在全年无休的工作状态。

在李佳琦上升的2020年,曾创下了365天直播389场的纪录,唯一的一次请假一周是在手术台上。

季客透露,早先新人主播都会刻意选在11点后等流量低峰值时期带货,以避开与头部主播直播的撞车。“核心思路就是避开大主播,在非黄金时间段掘金。”

不让主播休息自然不可能,头部直播公司的痛点明显:如何才能在非直播时间段赚钱?

切片分销,最先在直播行业得到应用。

这一模式下,直播的内容被剪辑成短视频,由不同的账号主体进行运营推送,视频下方附上了相关商品链接。

在顾客购买后,由账号运营主体与主播双方进行分成。主播提供直播内容的授权,以短视频形式对商品进行介绍和背书,账号运营主体则以更为精细化的运营让直播内容产生更大价值。

以主播小杨哥为例,根据三只羊官方披露的数据,2022年共有11000多人获得了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,按照运营主体与主播三比七的比例分配,共计为三只羊网络带来1.87亿元收入。

据蓝鲸财经报道,辛巴旗下的辛选集团于3月份发布内部官宣信,也宣传要将切片分销作为2024年的重点发力领域,并已成立相关短视频子公司,负责海内外各渠道短视频带货的内容分发、商务合作等。

如果把切片分销当做是一个放大镜,思路是从如何将直播势能放大来进行考虑。那么抠图直播,从一开始就带有几分“无中生有”的期许。

直播带货的大风卷过消费市场。除生态本身培养的带货主播外,明星与老板也席卷进这股浪潮。

遥望科技在2018年完成直播电商布局,借助明星效应在同年一举上市成为“直播电商第一股”。到2022年,旗下签约艺人已多达51位,包括张柏芝、贾乃亮、何润东、辰亦儒等明星。

与明星的星光璀璨相对应的,是2020年老板纷纷走进直播间的奇景。在董明珠率先打出3小时卖3个亿的彪炳战绩后,“转转”CEO 黄炜直播,1 小时成交额近 400 万;“林清轩”CEO 孙来春直播,2 小时销售破 200 万;“携程”董事长梁建章直播,5 场直播带货 6000 万,造就了中国商业史上绝无仅有的画面。

但这一盛景在达到巅峰后很快便落幕。季客认为,性价比是关键。“真正做带货直播,是需要主播提前对商品做准备的。但目前来说,明星连直播待在那都很难配合,让老板真正做直播更是因小失大。”

重注AI,遥望科技踩雷

为了解决这一性价比问题,拥有最多明星的直播电商公司遥望科技选择重注AI赛道。此前陷入抠图直播风波的辰亦儒正是签约于遥望科技旗下。

对此,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对辰亦儒MCN机构遥望科技提问“辰亦儒最近直播是否使用了贵公司的AI技术?”遥望科技则回应:辰亦儒相关直播系公司运营。

除了抠图直播外,遥望科技还曾展示过“明星版AI助理”、“AI模特”等多种“AI”+“明星”或“AI”+“直播”产品。

遥望科技2023年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在2023年的净亏损在8亿元到12亿元之间。即使是在此前直播行情更好的2021年与2022年,遥望科技也持续亏损7亿元和2.65亿元。

增收不增利,成为了遥望科技坐拥众多明星主播,星光璀璨下的另一面。

遥望科技试图用AI来解决明星带货的高成本问题,但不想AI分身尚未成型,直播间的观众已先行对明星祛魅。

从2022年末开始,遥望科技大股东开始不断不断减持套现。

2022年12月27日遥望科技第二大股东、董事长谢如栋于减持1820万股。2023年6月6日遥望科技发布公告,大股东云南兆隆完成了2022年11月预披露的减持,减持比例1.93%。2023年12月27日,云南兆隆更名又将所持遥望科技股份的22.25%进行了质押。

多位分析师表示,这种减持的背后,透露出遥望科技管理层对于用AI技术解决当前困局信心的不足。

抠图直播,无论在主播或公司哪个层面,或许都是一种短线运营的投机行为。



 

热点资讯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广州市三灯会贸易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